对推手的一点粗浅体会

日期:2014-7-30    

推手是为散手作准备的。推手与散手相通,但推手厉害却不能代表散手厉害。因为推手是有约定规则的,有条件限制的;而散手是“不择手段”的。推手只是一种练习方法,训练听劲的能力。暂时以偶的粗浅体验,所谓听劲,就是皮肤对外加压力的敏感度,以及瞬间大脑对此的分析判断,并迅速做出正确应对、反映在动作上的过程。推手时,当对手欲发劲胜偶,必有先兆(找到点了,“听到了”),在其将动未动之时,偶给之以错开角度的劲,就可将其发出,所谓的“彼不动,己不动;彼微动,己先动”。其来劲越大,发之越远。反之对手也以此发偶。这就是推手的过程。在功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,谁的听劲功夫越好,整个反应过程越快,谁的胜率就越大。随着功夫越深,“听力”愈强,推之全身肌肤均有手上那种“听力”,到极致处,是不是就可以“一羽不能加,蝇虫不能落”?当然,只在王宗岳《太极拳论》中,没亲眼见过如此境界的大师。或者我们师爷有此神功,但我也不够福分,没见过师爷显此功夫。只是我相信,路的前方是有这么一个里程碑的。

        推手中,功力大的占便宜。有可能功力低的人,听到了但是仍旧被“一力降十慧”搞出去了。但两者差不多时,领悟此要义的人可能汗未曾出,仅仅微喘;而不通要义的对练者,通常已大汗淋漓。这就是四两拨千斤吧。

        内家对劲力的理解并非是瞬间的,任何力打过来,必然是一个过程,受力也是一个过程。现代搏击讲的打击力,实际上我感觉就是一个目标瞬间受力的大小,而内家是将这个看成一个过程。有模糊的起、中、终之分。内家甚至追求“不断劲”,将这一过程无限放大。哪怕对手打击的时间再短,也能找出其起始点并作出正确反应,估计练内家就算有成了。这跟“独孤九剑”专找人破绽、征兆,九阳神功的“后发制人”何其相像?金庸写武功虽然扯,但也不算一点边都没有的。

       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难。偶现在对来劲,除非对方较慢,可以简单知道对方欲发劲,否则仍旧被搞。况且,这当中还有会玩的搞“问劲”,手上变化多端,一不小心就被钓上勾,不是那么容易嘀!玩这东西,就该像练基本功一样,记住要义,不断努力朝那个方向走,量变引起质变,终有一天会忽然发现自己不同了。记住基本功才是根本,推手、散手,玩玩体会一下,对开眼界、亲身体悟也是大有好处的。我从来就认为郭师教的东西是一个系统,偶尔玩玩高级的东西,认识自己的不足,反过来会促进基本功的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 本门教的都是烂踩莲推手。上节理论课郭师讲了单推手是脱胎于刀剑枪棒等武器对练的,还亲自与大师兄一人拿一把长雨伞对练演示。确实,加上擒拿、绊脚、肘击等等无赖动作,就不是单推手的本意了。


Copyright © 2016 内家拳武馆

wx 咨询请点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