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来问道无余说,云在青天水在瓶-蓝石(郭石磊老师书序)

日期:2016-7-27    

        岁月匆匆,物是人非,似乎只在恍惚之间。近日,有朋友发现我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给一部梅花桩武学著作写的序,并从网上发给我。这不禁勾起我记忆底层许多人和事,而且基本都与武术相关。
 
  离开《武魂》杂志22年了,浩叹之余,依旧为当年豪气干云的武林经历而振奋、感动,尽管其间也有许多遗憾和无奈。
 
  天地自然,生命有轮回,人的使命似乎亦然。机缘往往不可说,也说不清。案头忽然出现厚厚一册书稿,竟然又是一部武学著作——《太极拳抉微》,原来是东莞
内家拳武馆馆长郭石磊嘱我作序,这又从何谈起呢?
 
  我与武术之殊胜因缘,一言难尽。就说这位“问道太极”
郭石磊,竟然有缘在微博上相识,并成为好朋友。他每次来京,必定是一众好友把酒论武,不醉不归。巧的是,郭石磊是杨氏太极拳传人,且是杨健侯所传一脉,而我父亲也曾师从杨健侯的徒孙闫月川先生,因此见到郭石磊,就更加感觉亲近。我虽不在任何门派,却因为主编《武魂》而“搭百”,故与各门师父、同道都很友善。而且,中国文人骨子里最向往侠客,遇到现实版武林豪杰,便心生欢喜,我岂能例外。
 
  花了几天时间,才看完
郭石磊的《太极拳抉微》。虽然相对熟悉武术,但我毕竟不是行家里手。因此,要写这篇算不得序的文字,自然不太可能在传承脉络、功法技法上有更多发挥,那就谈点别的,也藉此回顾二十多年来中国武林的一些变化,把自己的一些杂乱思考做些归纳。
 
  回想起来,我进入《武魂》的上世纪八十年代,传统武术经历数十年浩劫,百废待兴,武林中还有一批硕果仅存的武术老前辈,既有社会知名的大家,也有隐身民间的高人,各门各派的生存状态也大致接近。当时,主管武术的体育机构,依旧执行着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制定的政策,把主要发展目标和财力、人力,放在了争夺金牌的竞赛套路上,虽也尝试推出擂台散打,但哆哆嗦嗦,生怕出事。而对亟需拯救的民间传统武术,官方虽也做了些挖掘整理,却囿于思路、眼界和技术手段等方面的限制,工作做得很初级,甚至显得很业余,也有意无意地漏过了许多国宝级的民间武林人物,十分可惜。
 
  检索记忆,我不由万分怀念那些当年健在,并活跃于民间的武林宗师。除了我曾采访过的各门前辈,还有许多未曾谋面的老人,譬如
郭石磊书中记录的师爷王教福、孙成章,还有我久仰大名或仅知姓名,却未及拜访的赵道新、张庆云、王举臣、李进唐、王文奎、刘兴汉、杨启顺、曹兆田、郗文发……等等,随手写下临文想到的几位,而没写下的就太多了,相信各门各家都能道出许多令人崇敬的宗师、泰斗。如今,这些老爷子都不在世了,每当想起这些,我都黯然神伤。
 
  实话说,对传统武术的挖掘整理虽然必要,但更重要的还是对武术的认识和传承。毕竟,中国武术不是博物馆里躺着的历史文物,而是有强大的生命力,始终活在中国人血脉中的国学、国术;它也不单纯是东方技击术、养生术,而是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大道。
 
  即使再过一百年,当下竞赛场上的体操式套路、现代散打,也谈不上什么挖掘整理和传承。就像博尔特跑得再快,也不会有门派传人、嫡传弟子;只要有个教练在,舞蹈演员也可以把竞赛套路玩得高飘帅;泰森、梅威瑟有兴趣练散打,也很容易速成……而真正的武术,一定和其它中国传统文化艺术一样,需要特殊的因缘、传承、修为,这不是几句话能说清的,更不是下点笨力气就可以上身、入心的东西。
 
  我离开杂志后,《武魂》还有一件大功德,是结缘了闭门索居的形意拳传人李仲轩老人,并连续数年刊载他的文章,最终促成了产生轰动效应的武学著作《逝去的武林》问世。此书出版后,不仅武林界为之震动,甚至不懂传统武术为何物的普通读者,也颇感好奇,甚至有兴趣聊郭云深半步崩拳、聊薛颠传奇,乃至后来持续发酵的咏春热、叶问热……这是继上世纪八十年《少林寺》狂热后,武术再次成为国人酒桌饭局上的时髦话题。
 
  热闹之余,武林中人也有许多探讨和争论,我不想复述这些。我要拎出来的,是“逝去”和“武林”两个词——
  
  “武林”,自不是民国的武林了,但武林仍在!因为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武林,鼎盛也好,衰微也罢,只要有武家在,武林就在;而“逝去”,是个令人惊心的词汇,它表述的是完结、断绝的意思。民国武林不在了,并不代表中国武术就此进入历史,而再无血色生机。反而,我却在一片看衰武术——这曾经辉煌千百年的国术、国技——的气氛中,看到了传统武术新的生机。阴极而阳生,这二十多年来,我观察到许多门派在调适自己的生存状态,看到许多传人在探索新时期的传承发展……我始终坚信,只要中国文化血脉不断绝,传统武术就不会断绝。而所谓文化遗产,绝不仅仅保存于文字、书籍中。活的文化,依然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中,它文武一体,生生不息,世代传承。
 
  这让我想到历史上和今天的许多武林人物,他们问道、悟道、证道的过程,就是一幅幅精彩的文化传承画卷,他们或艰辛、或幸运、或神奇的学武、传武经历,就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长河中跳动的浪花,活泼泼地、自自然然地奔向浩瀚无涯的大海。一个人如此,一个门派如此,一个国家也如此——军事强,经济强,是一种强大,当文化也强,才是真正的强大和圆满。
 
  行文至此,不能不说到我久仰的太极老人石崇英,以及他的得意弟子
郭石磊。石老爷子精彩的武学人生,相信大家看完《太极拳抉微》就知道了。至于“问道太极”二十年的郭石磊——这位年轻的武术家,他书中对自己的介绍很少。相识多年,应该说我对郭石磊是非常了解的。简历不必陈述,看到他对武术、中医的痴迷,和所下的超人苦功;看到他对宗教、古琴、茶道、书画的广泛涉猎和研究;看到他多次海外教学、参访,在文化层面深入探究、反思;看到他长期资助贫困学子,善行连连……
 
  作为一个虚长二十岁的愚兄,我心底对
郭石磊的钦佩,是这些排比句道不尽的。我自认为是个求道派,我的朋友不必是鸿儒名士、才子佳人,却一定是郭石磊这样不仅对文化传承倾尽心血,并不懈追求至高精神境界的人。就从习武这一点来描述,武术除了诸般致用功能,也是渡河之筏,更是载道之舟。因此,能够从武术进入武学层次,最终进阶武道圆融,才是习武人生的圆满。“问道太极”郭石磊,正走在这条既艰辛,却又极幸福的人生路上。
 
  当然,从问道逐渐走向证道,前路还很遥远,但沿途风光无限。期待
郭石磊,抉微太极,觑破本来……云在青天水在瓶。看茶!
 
 
  2015年9月18日于北京老南城

Copyright © 2016 内家拳武馆

wx 咨询请点我